走过沙漠又爬雪山 我的长征(2)

来源: 2021-05-03 17:05:5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815 bytes)

我们走过赤峰不久,就进入河北隆化县。

如果把过沙漠比作过草地有点牵强,可是进入隆化县确实翻了“雪山”。

那天翻越的大山。当时不知道叫什么山,现在知道了,是属于燕山山脉的七老图山,是隆化县与内蒙古喀喇沁旗的分界岭。最高峰位于北部和围场县交界处的敖包山,海拔1852米。

我们翻越的不一定是主峰,但也是我们一路爬过的最高最险的山。山高没有路,不但有雪关键有冰,雪是松软的,可以踩踏;冰一条条镶嵌在嶙峋的岩缝里,看上去壮观壮美,可是攀登或是下山,不小心就会滑倒,更有可能滚下山崖。有一支打着哈尔滨外国语学院大旗的长征队也正在爬,有个小伙子坐在半山坡上,任凭山下战友呼喊鼓励打气,也不敢顺着冰雪陡坡往下走。实在叫我们看不起,对着这个比我们大了不少的“少爷红卫兵”,我们偷偷发议论嘲笑,翻越好像轻松了许多。

进入河北境内,感觉就是一个穷:接待站只有小米饭萝卜缨子咸菜,干巴巴的,像沙子一样难以下咽。有一次,接待站的晚饭是地瓜,一筐又一筐,堆在桌子上。我们过去哪吃过这样的“百瓜宴”,头一顿就是好吃,可劲造!可是吃了几顿,也吃不下去了,噎得慌,还冒酸水。

河北农村的屋子也不像我们在东北境内,有煤有木柴,都烧得挺暖。那里取暖困难。煤炭烧不起,几乎就是靠自家地里的麦秸玉米杆之类烧饭烧水的热乎气儿。有的同学也是冻怕了,一到宿营地,抢先进屋抢占炕头,多少还有点暖意。结果有一次老乡终于奢侈地把我们几个女生的炕烧得很热,她在炕头烫的睡不着,我们暗里得意好久

有一次我和闺蜜住的那家老乡,给我们腾出了一间屋,一冬天可能都没人住,光秃秃冷冰冰,一屋子清寒,说话看得见白色哈气。一把茅草熏了一下炕洞子,算是给我们暖过了。我们俩只有一条薄薄的毯子,半夜里冻得实在睡不着,趁着月光在炕上胡乱寻摸,想找到御寒的东西,结果光溜的炕席上只找到一小块羊皮。我们俩人抱在一起,四只脚叠着,把那块小羊皮勉强盖在脚上。

隆化县距离承德市60公里,距北京市280公里。我们没有进入承德市区,从旁边路过,在一个尘土飞扬的小路上,忽然右侧山坡的荒草枯树中出现一片金碧辉煌的建筑,阳光下金光闪闪无比壮丽,这是哪里啊?

我们那个时候每天一门心思就是走路,沿途什么风光什么景致不知道也顾不上,仰头赞叹着,匆匆路过了。

糊里糊涂的我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承德避暑山庄。我真正得以进入大概是1991或者92年,时隔20多年的事了。至于长征队的小伙伴们不少人可能再也没去过。

离开承德以后,很快就是古北口了,这是我们进入北京的门户。

高山峡谷,确实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理形势。沿途村子里很多人家都用长城的砖头垒自家院子、垒猪圈,那种硕大的青砖跟我们普通的红砖根本无法同日而语,自带一种威严,无形中给村子也涂抹上厚重的沧桑的色彩。可惜那时候满脑子灌输的都是保卫毛主席,哪里有保护长城的意识。即使如此,暗暗里也觉得长城砖居然垒猪圈,有点不可思议的奢侈和罪过。

我的一段特殊经历发生在进入密云县城的一段路程。那天我们的计划是走到密云过夜,行程大概八九十里的样子。平时我们每天大概也要走七八十里路,多走一点赶到密云县城住下,也不成问题。但是走了一天,直到天黑也没有走到。大家都累坏了。尤其女生,前前后后拖了很长的距离。记得有个男生说怪话:你们女生队伍太厉害,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那个“头”就是我。我还是比较能走,一路脚也没有打泡,体力也都能坚持。走到晚上,前后都看不见人了,那晚月亮很大,白光光照着无边的沙土公路。公路一边是黑森森的树林,一边是连绵的小山,高高低低。我开始有点胆虚了。想到前面还有两个男生,就加快脚步想追上他们,一起走。可怎么追也追不上。忽然眼前出现一条与公路交叉的铁道线,铁道的另一端灯火通明。不是沿着公路一直走就到密云县城吗?那个方向不同的亮堂堂的地方怎么那么像县城啊?

我犹豫了,不知道向着黑乎乎的公路继续前行还是右拐,沿着铁道线走。

两条路交叉的道口有扳道房。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这个词。在没有立交概念的年代,当火车经过时,会有人放下专门的栏杆,阻止沿着公路的车马行人继续前行,防止意外。交叉道口都有这样的小房子,里面有铁路员工日夜轮流值班守护。

我想,去问问里面的人吧。走到门口,我停住了。半夜三更的,里面要是坏人怎么办?

那就赶紧离开呀!没有,我心里这么想着,人却呆呆站在门口。那晚大月亮,门的上半截是玻璃,我看不见里面,里面一定把我看得一清二楚。

这么想着傻站着,里面有个低沉的声音:干啥的?

我赶紧回答:我是长征的红卫兵,有灯亮的地方是不是密云县啊?

不是,那是矿区,你沿着公路直走,没多远就到了。

我谢过。赶紧离开了。

不远就是密云?为什么一点灯光都没有。我心里一边嘀咕一边前行。就这么走着,前边天际发亮,再往前走,一道高耸的城墙!原来密云的灯火都被这高大的城墙挡住了!

进城沿着标志找到接待站,过了好一会儿,那两个在我前面的男生才到,我问怎么跑到我后面去了?原来他们看大队没跟上来,就在路边一边休息一边等,正好有一段修公路用剩下的水泥涵管丢在路边,他们钻进去,就睡着了!害得我这个追!

我们这支15人的队伍就这么三三两两陆续到了,可能都是下半夜两三点了。大家也议论,这八九十里路怎么这么长?

第二天,才知道,我们走的是一条新的公路,实际有110多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还差过草地 -老生常谈12- 给 老生常谈12 发送悄悄话 老生常谈12 的博客首页 老生常谈12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03/2021 postreply 17:22:17

花姐是我们内蒙那旮瘩的,过草地不是家常便饭的事? -月城- 给 月城 发送悄悄话 月城 的博客首页 月城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03/2021 postreply 17:48:05

内蒙是多是干草地,老生兄要的是水草地哈。 -信笔由墨- 给 信笔由墨 发送悄悄话 信笔由墨 的博客首页 信笔由墨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03/2021 postreply 17:52:46

水草地就是沼泽地,当年红军吃了不少苦。 -吾道悠悠- 给 吾道悠悠 发送悄悄话 吾道悠悠 的个人群组 (56 bytes) () 05/04/2021 postreply 03:55:13

故事尚未结束,老兄还须耐心。 -信笔由墨- 给 信笔由墨 发送悄悄话 信笔由墨 的博客首页 信笔由墨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03/2021 postreply 17:51:14

沙漠权当草地过了O(∩_∩)O哈哈~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03/2021 postreply 18:27:56

继续跟读中,继续点赞! -月城- 给 月城 发送悄悄话 月城 的博客首页 月城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03/2021 postreply 17:49:29

谢谢月老弟! -花似鹿葱-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花似鹿葱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03/2021 postreply 18:28:3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