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你一个夏天》连载一

打印 (被阅读 次)

      段海康跟妻子的关系进入冰川期,徘徊在融化破裂的边缘。没有走到最后那一步,原因是尚在读高中的独生女儿。他们没有挑明,但有默契:女儿中学毕业即办离婚。

      2017年的夏天,女儿去台湾东部山区当义工,为期一个月。他向妻子提议,趁此机会,他们俩再去夏威夷度假。他小小地希望,两人只花钱不干活的朝夕相处,说不定能拾回失去的化学元素,关系得到修复。

      妻子满口答应。他一人把全部手续办妥。出发头一夜,妻子说身体极不舒服,没办法应付五个小时的跨洋飞机。她说对不起,声音低到他怀疑是不是真的说过。

      他们结成夫妻,如同共栽一棵树,从此同根,指望长大长高,指望修出百年良木。风雨之中,他们从相依走向相离。两人都有错,错在恋爱新婚的时候,无法预见未来的力量那么强大。他对妻子没有过多怨恨,静静等着那一天,和平分手吧。

      他们给对方空间,不干预对方出门在外的生活。对接触过的女性—包括女客户,他有隐秘的想法。试想过,如果跟她或她结合,会不会缔造不一样而结局完美的结合?到目前为止,他尚未碰上让他真正想结合的人。

      他在夏威夷订的是一家不太热门的中型酒店,他静下心,看潮起潮落,吃美味佳肴,身心得到很大程度的休整。

      这天,他站在酒店二楼的大露台上,啜饮价钱不菲的鸡尾酒,观赏美丽的日落。楼下一块大草坪,三三两两的人群,背衬西沉的红日,摆出各种姿势拍照。他孑然一身,手上的酒杯显得沉甸甸。如果妻子同来,他们大概率会参与其中。曾几何时,他为妻子拍过多少满载记忆的照片啊!

      一对东方母子引起他的注意。当妈的大约三十五六岁,一条桃红色露肩无带裙,左手戴一串夏威夷土著风情的小花环。儿子大约十来岁,不太想拍照,身体僵硬,表情过于严肃。   

      过了十来分钟,那对母子出现在露台。女人点了一杯鸡尾酒,儿子端着一大杯饮料,杯沿插起花哨的小洋伞。段海康独站的小角落,右边是几个德州佬,嗓门超大嚷嚷着,左边有一小部分空间。

      女人左右张望,寻找合适的地点。他希望她们能走到自己身边。她们过来了。她走路稍稍内八,像日本女性。

      她叫儿子站位拍照,儿子不情愿,找理由说,还没拍够哇?你手里拿杯子,怎么拍?

      她不放弃,搜寻能放酒杯的地方。段海康说,我帮你拿吧。

      她抬头看他,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笑吟吟的,顺手把酒杯递给他,说,谢谢你。

      母子绕露台一周,拍了不少照片。他觉得她的眼睛特别,像一泓湖水,柔柔地把人吸进去。等她们回转,女人的鼻子上渗出浅浅的汗珠。她再表谢意。他问,你是大陆来的?她说,对,浙江。他问,参加旅游团?她说,不是,自由行。她反问,你也是大陆的?他说,算是吧,我住洛杉矶。

      能自由游美国,收入一定不错。他好奇,母亲长相亮眼,儿子长相欠佳,应该得之于他父亲。当父亲的呢?

      他回到客房,打开手提电脑,沉浸在网络世界中。回过神来,他想起妻子,此刻她在干什么?看电视?打手机?还是……?

      他的心绪纷杂。他下到大堂,走进附设餐厅的小酒吧。酒吧无墙壁,象征性地摆了一扇木制的门。他点了一杯淡味的鸡尾酒。酒吧的大电视正播放上赛季的大学生橄榄球赛,十来个观众无比投入,叫喊声盖过解说员的点评。观众基本是中年白种男性,衣着五光十色,啤酒肚凸出,坐着跟躺着差不多。他们忘情得很,不知道在家是不是同样如此?他想不会。但凡出远门,一般人都会胆子大一些,行为放肆一些,循规蹈矩,何必花钱出门?

      日落时遇见的那位女性现身。她独自一人。她驻足巡视,他举手致意。刚才帮她拿过酒杯,他认为,他们算二回熟。她走近,说,看球赛呀?

      他说,倒不是,随便坐坐。

      他为她拉开身边的活动座椅,她说,不打搅,橄榄球我看不懂。我只是想出来透透空气。

      他说,我也不喜欢橄榄球,也想下来随便走走。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走?

      她端详他几秒钟,乌黑的眼眸若大功率的探照灯,说,好的呀。说完,她先走一步。

      他叫招待过来结账,招待问,现金还是信用卡?他嫌刷卡费事,从口袋摸出一张二十元钞票,说,不用找。

      他三步并作两步,追上站在门下的她。

RogerWh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好文笔!有故事!谢分享!期待续!:)
RogerWh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
RogerWho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1跟读:)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祝贺吴兄开新篇,跟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