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青春年少时 13。就这,纠缠多年

喜清静和爱啰嗦的原创乐园
打印 (被阅读 次)

打完群架的第二天,女干部和唐若水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聚在一起。这实在是让我们全帮门徒们大跌眼镜。尤其是漂亮的像洋娃娃的小秀,不止一次地感叹:这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一起去?他们不光相貌反差大,性格和家庭的反差更大。

我奶奶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嬉戏地说:呵呵,漂亮男人的心思搞不懂。离他远点儿。其实不光是我和小秀好奇,大家都疑惑了好多年。直到今年我们几个人铁中毕业的黄山游伴儿,唐家兄弟,杨大磐,曹晓康和我在网上聚会。又有人提起了女干部。唐若水才告诉我们当年他俩之间发生的事情。我们听了后就更奇怪了。就这,就这就让你们纠缠了好几年?

就这!唐若水拿出当年的日记信誓旦旦。已经泛黄的小本本上详细地记录了他们当年的对话。实在不明白他们俩之间的相互吸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现在写下来,也许有高人看到能给点儿高见识。

以下凡是涉及到只有他们两人经历的,都是唐若水日记中所写,绝对的一手资料。

那天焦石看见帮里所有的人都被打架吸引了,而唐若水正好没参加。就走过去拽了拽唐若水的衣角示意跟她走。唐若水看了看这个昨天给他捐了不少钱的女孩儿。女孩儿脸上是甜甜的微笑,眼睛里是不可抗拒的神情。唐若水又抬头看了看已经升起的月亮和周围的人群,就顺从地跟着走了。焦石挑着人少灯暗的地方走,不一会儿两人就隐蔽在一片小树林中。前面已无路,身边是一块平坦的大石头。焦石指了指石头,两人一左一右地坐到了石头两端。月光透过树梢挤了进来,照在两人脸上时明时暗。石头不大,两个人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唐若水一生出来就是右派的儿子,从小受歧视难得有小朋友找他玩儿。后来虽然他爸爸的右派摘帽儿了,摘帽右派们也扬眉吐气了。但唐若水的性格已经形成,对主动接近他的人总有一种莫名的感激。月光下焦石主动打开了话题:你的名字唐若水是什么意思啊?

唐若水说:取的是《上善若水》中的两个字。

好特别啊。焦石说,我的名字很简单。我父亲姓焦,母亲姓石,把两个姓放在一起就成了我的名。再加上我出生时很壮,都快10斤了。父亲说我这个石有双重含义。

难怪你现在看上去还是那么结实。唐若水说。

我从杨大磐那儿听说了你父亲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焦石言归正传了,你父亲的遭遇也对你小时候的成长有所影响,还有文革对知识分子及家庭的冲击,我深表同情。我们家虽说是军人家庭,但也是这个态度的。

看到这儿,我实在忍不住要说一句了。什么是我们军人家庭也是这个态度?现在的态度对当年的右派有用吗?可这些真的就是女干部焦石当时的原话,唐若水写在日记里的。

谭若水说:我从懂事起就开始承受歧视了,那时就知道所有的好事都与我无关。不过现在好了,我爸爸又做回了他的技术工作。我和弟弟也都上了大学。然后焦石就介绍了自己的革命家史。介绍完了说:我们一家也算知识分子,跟知识分子家庭亦是有缘分的。我本来想学文科,将来做记者。可我父亲坚决反对,一定要我学自然科学。如此就报考了师范学院的物理系。可对物理课根本不上心,由此养成了较散漫的性格。我从中学起每周都读4本外国小说。说完还报出了一大串书名。

谭若水说:你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庄严的女孩。天呐,这个唐若水居然说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儿庄严。真是惊到我了。对不起,我又忍不住多嘴评论了。言归正传。

那是外表哄骗了你。焦石有些娇羞地答。当天的日记唐若水是这样结尾的:我对焦石有了初步的了解,从不关注她到有了好感。焦石则是从来没有过的兴奋。因为怕回去晚了其他人猜测,我说回去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爬山。可焦石却觉得意犹未尽,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谈下去,直到…… ”

就这样的谈话进行了近二个小时。杨大磐,帮主和我,包括唐家弟弟棒冰都问:没看到火花儿在哪儿,你们看到了吗?大家一致摇头谁都没看到。

 

12。不打不相识

14。真正的汉子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舒啸' 的评论 : “情不可理喻”,经典之谈。我要记住这句话。用到后面的故事里。
舒啸 发表评论于
唉,情不可以理喻呀。:-)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没好意思看帅哥的眼睛;)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火花通常在眼睛里:)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依旧兄弟说的是,他俩后面都有故事。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女干部给小栗子的印象一直都是坦坦荡荡,我喜欢的我就大大方方地要。是唐若水表面波澜不惊,内底暗潮汹涌。在他公开了日记之后,雪球帮的人都以唐若水的日记为实。可是后来发现日记中有驳,唐若水和女干部之间有一个人没说真话。
那个人是谁呢?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问梅花好。也许是互补吧,年轻的时候不知怎么就被吸引了。
我心依旧2008 发表评论于
写得生动,有趣, “谭若水说:“你看上去是一个非常庄严的女孩” "逗死了。
每个人背后都是一连串故事,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生活即艺术,艺术即生活。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互补吧,反差大互补效应,就会又吸引力啊!学习了,祝喜乐,平安!!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是的。焦石是个非常自信,想要什么就去拿的女孩儿。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焦石这边是一见钟情啊,有机会就要发动攻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对啊,虽然小栗子看不懂,但能扯两个小时还意犹未尽。这本身就是火花儿,是不一样的火花儿。小栗子看不懂的火花儿。
麦姐 发表评论于
青葱岁月,不经意的对话中就深藏火花。喜儿暗示了,能扯俩小时还意犹未尽,这就是火花。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哈哈,我也没看见火花儿。但是小溪姐姐觉得是现实的。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木有火花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跟读!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想不开1' 的评论 : 就是啊,这恋爱谈的好正规啊。认小栗子大跌眼镜,看不懂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哈哈,弄弄你太让我开心了。得有点儿坏水儿。弄弄小时候是不是很调皮?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很久不见 Maella,先问个好。我自己觉得这个故事比较平淡,但非常生活化。谢谢喜欢。
想不开1 发表评论于
"就这样的谈话进行了近二个小时"--很庄严的事情好像发生了不短的时间。。。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小孩是这么谈恋爱啊,要不说不坏不爱呢,得有点坏水:)
smithmaella 发表评论于
你写的和以前的一样好、编故事高手。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呵呵,开始了。好戏在后头。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谢谢波波鼓励。这个故事没有什么波折,就是岁月静好。
乔宁 发表评论于
看样子,女干部与唐若水之间的纠缠开始了。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静静你写得太棒了, 跟读!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谢谢园姐姐。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跟读中。。。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吴友明' 的评论 : 谢谢吴老师点评。那时情窦初开时的朦朦胧胧。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我一直无法理解女干部的话。觉得她虽然年纪和小栗子相仿,但思想却老道的多。也不真正是老道,而是像那时已经三,四十岁的人。估计女干部受她哥哥姐姐的影响很大。她的哥哥姐姐都是工农兵学员,90年时应该已经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了。
小溪姐姐说:“其实非常符合时代气息”。那一定是符合的。太好了,解了我一个疑惑。
——————————
八十年代,青春靓丽年经人的恋爱故事还是纯洁美丽的居多。女干部说那句“我们家虽说是军人家庭,但也是这个态度的。”其实非常符合时代气息。不过当年高干军人子弟还是在同类高层背景里找对像的多。女干部受西方文学影响,浪漫叛逆,值得赞一下的。
吴友明 发表评论于
那天焦石看见帮里所有的人都被打架吸引了,而唐若水正好没参加。就走过去拽了拽唐若水的衣角示意跟她走。唐若水看了看这个昨天给他捐了不少钱的女孩儿。女孩儿脸上是甜甜的微笑,眼睛里是不可抗拒的神情。唐若水又抬头看了看已经升起的月亮和周围的人群,就顺从地跟着走了。焦石挑着人少灯暗的地方走,不一会儿两人就隐蔽在一片小树林中。前面已无路,身边是一块平坦的大石头。焦石指了指石头,两人一左一右地坐到了石头两端。月光透过树梢挤了进来,照在两人脸上时明时暗。石头不大,两个人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
这一段写得最好!结尾一段埋下伏笔,就像百米赛跑等待哨声响起。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八十年代,青春靓丽年经人的恋爱故事还是纯洁美丽的居多。女干部说那句“我们家虽说是军人家庭,但也是这个态度的。”其实非常符合时代气息。不过当年高干军人子弟还是在同类高层背景里找对像的多。女干部受西方文学影响,浪漫叛逆,值得赞一下的。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我没看见火花,看见火腿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就是,怎么把奶奶金句给忘了。只能下主页以后再加上了。谢谢小圆圆提醒。
小栗子的奶奶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夏圓 发表评论于
木有看到火花,也木有看到奶奶的金句。
夏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你肯定你看到的是火花,不是火腿?~~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嗯,他们好像在冒火花儿。可是小栗子那帮旁观者硬是没看到。现在想想也许是不想看到吧。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这是刚开始。雪球帮的人还不知道来龙去脉,后来这俩人之间有点儿奇怪。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艾玛!我看到了火花啊!不是说话不投机半句多吗?这么想谈下去就是从火花到火焰的节奏啊!哈哈!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少男少女,神圣庄严的感情 :)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是啊,第一次听人说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庄严。虽然词用的重了,但也从一个侧面描述了女干部当时给人的印象。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班主任说的有道理,现在想想中学的男生是不大看脸。可是他俩其它的方面也一点儿都不一样。而且他们之间有个大坑儿,待我慢慢讲来。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非常庄严的女孩”,太逗了,哈哈哈。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就这,坐了沙发:)
我觉得回到我中学时代,男生很多不大看脸,玩到一起的最受吸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