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下女鬼的画皮还债

打印 (被阅读 次)

三月在王府剑客博客有过一个《我的第一次》征文竞猜活动,热热闹闹一个多月,文学城28位名博写了文儿,来参加竞猜的也有几十位,大家晒文交友好不欢快!这次活动我投稿一篇《我的第一次: 见鬼》。竞猜活动是博主用临时马甲发文,读者猜是谁写的。我这篇文字最后被5位博友猜中,自以为满意,毕竟几经王府剑客的刀光剑影,能逃过大多数博友的追杀和子弹已是万幸。

好久没来城里发文,很多博友催我更新,今日就先回味一下写《见鬼》时的一些小心思,自行剥下文中女鬼的“画皮”,以还博债。

《见鬼》原文

(红笔的地方是“画皮”

我的第一次:见鬼

活动ID:二牛

那年是哪年?记不太清了,大约2010年前后。秋天里,我陪几对儿老外去上海学者访问和观光。

我们住在南京路上一家四星涉外酒店,不是国际豪华品牌,名字也不记得了,是大学安排的。

到达上海已是傍晚,从浦东机场一路开过去,摩天楼的彩灯霓虹耀眼,同行的老外们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相机的镁光灯如礼花在我座位的后面闪烁绽放。中方的接待先拉我们去吃了晚饭,大约9点多才到酒店。

酒店的门庭不怎么起眼,进了转门就上电梯。一队的人,包括我在内, 都怀疑这酒店不够规格。可那个接待的男士说:大家不用担心,这家酒店准四星,前台在八楼,楼下部分是商务。

到了八楼一看果真不错,厅也算宽敞,大理石落地,工作人员都会讲点儿英语。我们很快check-in,同行的都是夫妻或伴侣,都住大床房。我虽是一个人,但因为是海外陪同,也给了我一间大床房,并且是升级了的豪华间。

经过将近30小时的舟车劳顿,我进房间的时候已是筋疲力尽,根本没心情享受所谓的豪华,冲个凉就一头扎进床上那堆柔软的雪白里睡下了。

真的是累了,我睡得特别沉。既便那样,还是被某种异样惊动。记得我从酣睡中缓缓睁开眼,黑乎乎的背景下,一束亮光从门口照进来。当时的感觉是不知东南西北的晕:陌生的床,陌生的味道,还有屋顶的吊灯,对面墙上的画框,外加一个站在床头的陌生女人。

躺着看那个站着的女人,个子挺高的,苗条,穿发绿的连衣裙,五官看不清,披一头长发,灯影中有波浪纹。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我知道她的眼睛在盯着我:你是谁呀?她说了句有口音的北方话。

我没说话,因为没反应过来。两日马不停蹄,终于睡个好觉,猛地醒来,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怎么会到了这里、这是个什么地方?那个人是谁?是人是鬼?僵持片刻之后,那女人掏出电话,边播号边转身走出房间.

我翻个身继续睡去。不知又睡了多久,忽然从床上坐起,这回是真的醒了,被记忆中恍惚的一幕吓醒了。打开床头灯,仔细看了看房间,意识到这是到了上海,住在酒店里。“刚才有鬼”?我几乎叫出声来,急忙爬下床,跑到门口。门果真开着,半掩。不是鬼,原来真有人进来过,还是个女人,因为隐约能闻到一股香味。

我探头出去看门外没人,下意识使劲儿关上门,确认锁好,爬回床上,可再也睡不着。看下表:夜里一点多,我打了电话到前台说有人进了我的房间,前台问什么时候,我说应该是几分钟前。他们答应会查一下,第二天早上告诉我。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前我去前台,前台说已经换了班,夜班没有交代,不过会再看看监控。我威胁他们要是说不清就带着所有同事换酒店!酒店经理出来安抚我,答应换个更好的套房,我因此消了气。

同行的老外们一早都精神焕发地等在大厅,迫不及待地要去开始他们的上海一日游。等接待的时候我和他们说了昨夜的事,没敢渲染,怕破坏了我们中国酒店的形象。可他们都一致赞酒店安静、舒适,说我一定是梦到鬼了,或者是没有锁门。倒是后来接待听了我的故事,一脸坏笑:哥们儿,那可是送上门儿的“机会”啊,可惜了…

事后多年,有时想来仍然后怕:这要是“机会”嘛。。。也就罢了! 可万一进来的是小偷流氓杀人犯,咱哥们儿是不是就挂了?汗汗汗!

 

剥“画皮”

如我前所说,我在城里组织和参与类似的竞猜活动已是第5次了,隐身的难度自然越来越大。文字的DNA,身世,家事,个性都很难遮掩, 因为每件事都或多或少牵扯时间、地点,环境和人,瞒天过海实属不易,无奈只有认真“画皮”,试图蒙混过关。按常理,新人是最不容易被猜到的,但这次竞猜最后隐藏最好的前五位中只有迪儿是新人,还是唯一一个知道所有马甲真身的活动“秘书长”,而其他四位:乔宁、燕麦禾儿、一凡和亮妈,都是非常熟悉游戏规则的老江湖。可见,“画皮”是一种真功夫。

现在就让我来揭下这篇《见鬼》的画皮:

首先一层皮是女扮男装。

文中为了把读者往男性的方向引,我先把黑贝王妃扮成二牛。二牛这个马甲虽然只是两秒钟之内的即兴:二货+牛年,但不暴露女身却是我的既定方针。然后语气中性别模棱两可,又特意跟自己叫了两声“哥们儿”混淆视听:立竿见影,有人被二牛骗到(评论摘编):

因为活动的要求是事件必须属实,所以女扮男装不能太生硬。“哥们儿”在北京话里也不一定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称谓,不算违规。

再来是隐藏黑贝王妃中学老师的身份。城中博友都叫我班主任,我在澳洲当中学老师的身份每个参加活动的人都知道。所以我把访问中学写成大学,孩子写成大人,住酒店时两个孩子一个双人间写成“夫妻、伴侣”掩人耳目。这里我不得不对亮妈和山雁两位博主说声对不起,当时我就想到这两位是大学老师,有可能中枪,果不其然,百发百中(评论摘编):

还有一层皮是让人不要猜到二牛和澳洲有关。

文中唯一的线索是旅途的时间,所以我特地强调:到上海“经过将近30小时的舟车劳顿”。心城博主当时排除了我,就是因为这个时间差:澳洲到上海10个小时直飞。

这样写并不算不属实,我带孩子们去中国坐新航比较多。从出家门开始算,加上在新加坡转机的时间,再算上到达酒店的过程,20-30小时也是常有的。

最后就是避免京味儿,我文章里基本上没有用北京话,还耍了个小聪明用“冲凉”一词代替洗澡。果真这个广东字眼儿被猜家们逮到,乔宁博主因为是广东人被“冲了凉”,可见猜家们有多精明:

其实二牛发文的头一天我就开始做功课了,有意无意在评论中提到:二牛明天马甲里要多套几件儿。这句话也是有效果的,起码避免了被老熟人寒一凡猜到:)。

虽然我的隐名埋姓效果不错,少挨了许多子弹,但是猜家到底太聪明了。如今回头再看留评,黑贝王妃身上的弹孔真的不少,着实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不知道为什么只有5个人最后填上了我的名字,估计猜到我的会是喜儿、麦禾儿、心城、亮妈、菲儿和好运中间的5个,如果杜鹃和生活不叛变,她们也该是猜到了的:

《我的第一次》竞猜活动过去一个月了,城中很多网友仍然津津乐道、意犹未尽。我借此再次对大家表示感谢:王府大门常打开,欢迎各位再来!

另:不久前我回王府把大家留言中的诗句作成了帖,欢迎博友们有空回去看看: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5350/202104/27525.html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你的,狡猾狡猾地:),我当时也看了这篇文章的,替你补遗一下,那个宾馆应该是南京东路上的七重天宾馆,电梯直接上9楼,大堂就在九楼的,四星级,过去下面是华侨商店,旁边是永安公司。我一开始猜是海伦宾馆,也是电梯上去,但大堂是在二楼非九楼。
夏圓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到现在我脑中的蒙古大夫形象还是戴一顶瓜皮帽的娘娘,根深蒂固了都。这个写成小品,真会笑粗人命的!
董兰丫 发表评论于
王妃好!

故事看着怪吓人的,我出了一身冷汗!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可以想象迪儿乐不可支的样子!我一看提到总院就多说了几句,结果把自己给你当了挡箭牌。我没想到你,觉得你不是学医的。太好笑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乔宁' 的评论 : 乔装打扮你最行,不要说我乌龙乔剑客:-)我还要向你学习!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没错,越来越难隐藏。下次要写小说体才行。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时间地点人物都是真的就是真的呗,你那篇我都没往你那里想,就觉得会是夏圆,放过你这个真“杀鸡犯”:-)
迪儿 发表评论于
才回味过来,王妃替我挡子弹,也是间接地保护了自己呀。
我因为知道谜底,领教了大家的探案热情和侦探本领,下了很大的功夫为自己打掩护。蒙古大夫的骗术果然不凡,自己发文那一天,我几乎要笑抽疯了。
乔宁 发表评论于
王妃,你对“真实”的注解,实在让我大开眼界。谢谢分享花絮。

这次出现的几位“神助攻”,临门一脚,扭转乾坤,非常乌龙,非常给力。

哈哈哈。。。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想要做得滴水不漏确实很难,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所以我没有参加,无论我的工作经历、生活环境,一写就被人猜出。
蓬莱阁 发表评论于
读完这篇才明白,参加王府活动需要满满的套路。

王妃布下那么多陷阱也就罢了,竟然每个都能圆得过去,不违反游戏规则。这个太狠了!^_^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梅花的那篇我是猜到滴!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后来说二牛让你怀疑人生,笑死我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这个渣渣猜到了呢子大衣:-)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我没写过这个故事但在你们谁的博客留言的时候提起过,或许你是这么看到的。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rkM76' 的评论 : 真“鸡”!那个时候小姐在酒店都是平蹚的!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谢谢栀子花那个蒙古大夫的大坑,为我挡了不少子弹:-)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我其实还是有很多优点的,家家还是学点我的好品质吧:-)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当叛徒的报应吧,哈哈!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没看到监控,导游说那些女的和酒店都是串通好的,酒店不会给我看录像的。那个小姐就是走错房间了,她们有钥匙的。可怕吧?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我心依旧2008' 的评论 : 不好意思,我很后悔破坏了自己的光辉形象:-)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打了第二针疫苗后,老溪身体精神大变。。。有这个效果?我还没打针,观望几日再说。姐姐的答案是被“冲凉”的,与打针无关:-)
另外,不要“挑动群众斗群众”哦, 哈哈!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山雁被我算计不亏,你那篇到处算计我,被我一眼认出,嘿嘿!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我们之间有点难过关,太熟了,以后知道不说就好,让别人猜。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哈哈,你圆精灵,骗不过你呀!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我是设计了山雁一下的,哈哈,把弄弄唬了》最近没去你家,回头过去看看。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你本来已经锁定了我,又改了主意,都是栀子花的坑啊:-)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如果爱玩儿也算是才华,那我就领了,哈哈!下次橄榄不要错过!
梅华书香 发表评论于
哇,记忆深刻,非当成男士了哎!谢谢再次大作分享了,祝快乐健康,吉祥如意!!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太会掩盖和隐藏了,而且还很会转移视线:)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渣渣猜不到:)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我向毛xx保证,我是之前读过的!大海捞针的事儿,俺不干!哈哈哈哈
MarkM76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没准是个真鬼。哈哈
栀子花开2020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1 都赖蒙古大夫
womaninhome 发表评论于
隐藏得很深!我反正没有猜到两个,除了猜到了小小之外,教学帖真有用,我可以好好学习。
杜鹃盛开 发表评论于
二牛啊,本来我是一口咬定你的。怪就怪后来出来的蒙古大夫,活生生的让我丢了一分 成了渣渣:)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鬼的文写得太逼真了,我心一直悬着呢,到底后来看了监控没有啊?是人是鬼? 哈哈!
我心依旧2008 发表评论于
我当时也以为很好猜,以为是牟山雁,字谜,从文看以为是男文友, 又是大学讲师或教授, 毕竟是王妃,不简单。我这个智者碰到王妃,甘败下风,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喜孩儿,Hight Five ,刺头儿老溪和你一起狠扎,砸作弊的王妃,还强烈要求圆导收回奖给王妃的宝贝。。。不过惩罚王妃作弊,是不是要考虑坦白从宽的政策呢,那还是让圆猫法官定夺吧?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我起先猜乔少,就是被王妃的第一套 “冲凉”套住了,因为乔少是上海广东人。但又想到乔少在硅谷忙软件工程师,哪有空陪老外回国光,就锁定是山雁教授无疑,但是觉得他好像是河南人(河北人?)。怎么会说老广话冲凉呢。
其实是知道王妃带着跟自己学中文的学生们去中国的。但看到了王妃的大套是“同行的都是夫妻或伴侣”,就不往王妃身上猜了。其实王妃这个套是不符合发文规定 “真实”精神的,“同行的都是夫妻或伴侣”是可以说成大多数老外都住大床房。王妃怎么暗示是男性写手都没关系,只要不明说我这位男士,都不违规。打了第二针疫苗后,老溪身体精神大变,性格已经从温文而雅变成满身长刺的刺头儿啦。王妃犯错也要扎一扎。。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不少人以爲我是捉鬼人呢。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原来红色的都是娘娘作弊的部分,班主任还作弊。客气,客气。不对,是可气,可气。
难怪我一露头就被认出来了,我全是照实说的。没作弊,一个红字也没有。
下次活动不许有红字了!!!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我猜中你的,哈哈。得意一下!
夏圓 发表评论于
这个二牛我到最后是用排除法锁定你的,所以说嘛,娘娘不是低情商,也不是蒙古大夫,是牛,二牛,真牛,哈哈哈!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我中套了,猜成牟山雁了:)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哈哈!太逗了。层层剖析,原来如此。。真相大白。渣渣心服口服。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王妃好有才哦!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菲儿本来猜到我了,奈何我死不承认:)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一凡也有沙发坐。你有一天晚上的评笑死我了,的确蒙到你,还有松松:)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菲儿沙发,我这篇让你催出来的。看来你不是5个猜到的人之一,哈哈,叛徒:)
麦姐 发表评论于
班主任真不是白当的,把学生们蒙得一愣一愣的,我也和菲儿一样,以为王妃是蒙古大夫呢。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王妃娘娘,你这二牛把我蒙得好苦,俺自作聪明地还以为是牟兄!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沙发,哥儿们就是犯规,姐儿们不行吗?哈哈哈。其实是想到王妃的,但是蒙古医生给搅和了,王妃是个隐藏得很深的坏银!:)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