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从前!

博文主要是怀旧文章,以及时事评论。谢谢!
打印 (被阅读 次)

回首来时路~遥想当年在东京的故事!

(一)难咽的嘎达汤!

在上世纪80年代时,那时候国家还很穷~个人就更穷啦,当时中国的人均收入也就是百余元人民币,那时出国留学与今天孩子们出国留学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那会国家实行外汇管制,所以当你的出国手续办好后,再凭护照与签证到(指定的)中国人民银行就可以用人民币对换36美元外汇。跨出国门前我除了这点国家恩赐的美元外,又带上了20万日元,这些钱在东京省吃俭用的话~可以活三个月!

抵达东京后我住在中野区的学校宿舍,那是一间只有6塌塌米的日式小屋,住在同宿舍的还有二位来自北京的同学,日本人的传统睡眠方式是席地而睡,到了晚上被褥一铺就是床,天亮之后被褥一收就变成客厅了(跟西城分局拘留所的睡觉方式相同)前边已经说过啦出国换汇只有36美元,所以那时我们是真穷!当时宿舍里的电视机,电冰箱都是从街上捡回来的(在国內人模狗样的,到东京竞成了捡破烂的)

我不习惯盘着腿坐在“塌塌米“上,也不想重温“拘留所“的睡觉方式,所以我捡回来一位学长扔掉的“席梦思“床垫,到超市买了一瓶“强力去污剂“,待洗涤一番风干后上面再铺上一个床单,嘿:从此这便成了我的“沙发“兼打呼噜的地界啦!

睡梦的问题解决了~那接下来的课题就是:如何才能吃饱喝好的问题啦!老实讲:经常下馆子?我们吃不起!在宿舍自己动手烧饭吧,彼此都盼望着(三人行必有一个雷锋呢)就这么着:在思想觉悟还没有普遍提高,在认劳认怨的“雷锋“还没有出现之前,吃日式的“便当“与中式方便面,便成了我们三人日常生活中的主攴。后来曾有一段时间我特恨发明了“方便面“的那小子,闻到那味就想吐!

其实:饭菜烧的好坏?这是一个技术问题,而肯不肯下厨?则是一个觉悟问题!有那么一天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那天焦胖子的积极性特别高涨,他自报奋勇地询问我们俩~吃没吃过嘎达汤?想不想吃?他可以露一手!在得到我们哥俩的充分肯定与鼓励后,焦胖子他就“挽胳膊撸袖子“的忙碌起来啦!

首先我们买来了面粉和鸡蛋,胖子在水里加上了味精和辣椒粉,水烧开后又加上了酱油和食盐,各种佐料齐全后再倒入搅拌好的面粉,快熟的时候再加入几个鸡蛋,嘿!这就算是大功告成啦!我端了一大碗“嘎达汤“回到了我的“席梦思“前大口食之,一咬面球里咋全是干面粉,再一喝汤:哇!就跟红卫兵刷大字报的浆糊似的?

此时再看李涌:这哥们也是一脸的困惑状,他也端着一碗面糊糊发呆,片刻之后,我们俩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对焦胖子进行了“恨铁不成钢“的指责,焦胖子在受到批评后也痛心疾首的表示:今后再也不伺候~你们这俩孙子啦!

照片上的这二位是我刚到日本时~同吃同住的战友!

(二)半夜激叫!

当时在我们的隔壁,住着一位来自江南的骚妞,这妞算不上漂亮,但她却长的相当丰满属於是“丰乳肥臀“的那种,尤其是她那俩个高耸颤抖的“奶头山“,走起路来都一颤一颤的,这让友好睦邻的李涌(左侧这哥儿们),常驻足观望行注目礼,并且傻半天!而这反过来又刺激了骚妞自信心的飙升,促使她更加目空一切!

除此之外:这个小骚妞还特别的善待自己,江南人做饭很讲究色香味俱全,所以这骚妞会烧一手各式各样的好菜,日本木制结构的房子封闭性差(不仅隔音效果差~同时也不隔味)有时我们哥三每人一碗泡面端在手正要往肚里填充,忽然间一味诱人的菜香味就飘了过来,这时两厢一比较:原本的饥肠辘辘~顿时不见踪迹啦,望着手中的这碗“破面条“那真可以说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妞太缺乏爱心啦!

其实:什么事情都怕横向比较,在生活中也是这样,一般都是“平行“比较!若是大家的日子都差不多,那么心态也就比较平衡!但若某一天一旦有了“逆向参照物“,那便容易使人产生出欲望来啦!(用今天的话说就叫攀比)骚妞这种缺乏互爱,只关心善待自己的自私行为,使得友邻产生出了严重的落差!

本着“相互关心,相互爱护“的基本原则,我们曾经派遣谈判代表~李涌,去隔壁与骚妞试探性的协商“搭伙过日子“的可行性,条件相当优厚:我们负责超市采买,回来后负责清洗,吃完后还负责收拾,只需骚妞“掌勺“即可!据李涌回来之后汇报说:我们的这位邻居闻听后只是笑而不语,这实际上等於是婉拒了“成立互助组“的建议!骚妞她的这种行为~完全颠覆了“远亲不如近邻“这句俗语,好令人失望!

其实上述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起后来骚妞她“半夜激叫“对我们的刺激来说~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啦!那时候的赴日中国留学生,是需要有“保证人“的,而骚妞的“经济担保人“,则是一位日本商社的“社长“,这家伙长得就跟日本电影“追捕“中的那个“横路进二“似的。平日里这小骚妞跟“横路“妮妮歪歪的我们就装做视而不见也就算啦,问题是那“横路“他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得来宿营一次,每次办事的时候骚妞她都轮圆了嗓子的尖叫~闹的就跟半夜鸡叫似的!

我在前面已经介绍过:日本的二层公寓大都是传统的木制结构,隔音功能较差,你设身处地的试想一下,夜深人静之时~当你正在睡梦中“打呼噜“呢,突然被一阵充满了激情的叫床声惊醒,睁开眼睛一看“身边没人呀“?原来激情来自隔壁与自己无关!继续睡吧,她在隔壁真挺闹腾,幸福的呻吟还声声入耳动听,那动静就和发生在你身边一样,若不睡了吧?那极度享受~而又特别投入的尖叫,还声声入耳煽情、、、!我们又不是柳下惠!这不是活活的折磨人吗?骚妞你干脆~杀了我们哥三算啦!

这个小骚妞她到是瓷瓷实实的性福啦,可她害的隔壁的仨个良民~却踏踏实实的受足了刺激,她咋就跟潘金莲似的~真是“歹毒末过骚妞心“呀!

看着受到严重刺激的这哥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毛老爷子说过的一句话叫:大意是越在困难的时候,“群众就越看干部“!於是兄弟我发言啦:怎么啦弟兄们?听到骚妞叫床就瞎咪啦?这一点屁事算得了什么呀?想当年好汉秦琼卖过马,杨志卖过刀,韩信受过胯下之辱,我大哥刘备还卖过草鞋~种过菜园子呢、、、、、

最后怎么样?那还不是个个都成了兵马大元帅!混世大魔王!就连毛老爷子不是也让人追的到处跑,最后他才登上天安门的吗?所以说别看骚妞她现在叫的欢,等那天咱们在日本“政变“成功了,非得让隔壁那骚妞给咱哥三洗脚丫子!没错还有那横路进二,让这孙子去扫厕所~焦胖子补充道!还有那管理员,上月就因晚交了几天的房租,这老娘们楞是让哥们我给她鞠7~8次躬,李涌也愤愤不平的说道!你看看:阿Q精神的作用就是这么神奇!“群众看干部“~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啊!

(三)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

再说学校方面的情况: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出国人员,在大陆一般都是各自领域“呼风唤雨“的人物!跨出国门后一切还原为零一切都从头开始,大家都丧失掉了各自的“优势与资本“,但就在大家都处於同一起跑线的时候,我们班里有一位来自上海的哥们名叫王正军,据说这小子在上海的时候,他曾经拍摄过几部没听说过的影片,比如那片名叫“大上海1937“的片子,还有“她的代号叫白玫瑰“等!

那时只耍一到上课的时候,这哥们准抱着一本影集出现在教室里,这就是他可以“别出新裁“与众不同的优势,打开影集一展示:只见映入眼眶的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电影演员如张喻,郭凱敏,还有著名导演谢进等等,於是班里的“小妖精“就都围上去啦,这时王正军就跟到了“鲜花盛开的村庄“似的,这明显的是“居心叵测“,但小妖精们反馈回去的全是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真气死我啦!

看到这一幕真令哥们我~羡慕忌妒恨!这实际上等於是撒出去了“诱惑的小米“,接下来王正军就等着馋嘴的“小鸡“自投罗网啦!越想越不平衡,不禁在心里狠狠的“责备自己“!在北京时认识那么多“圈内人“,还有那么多的“明星“到我的辖区“拍片“,我要是知道这“合影“也能成为“拍婆子“的道具,哥们我找几个“明星大腕“合个影照个像,这不是什么难事呀!看着得意的这小子,真令人百感交集~悔死我啦!

过去有句话叫“情场失意“~在别的啥地方~就能得意,这话说的还真挺有道理!80年代的时候,中国生产出一种名叫“101毛发再生精“的玩意儿(据说治疗秃顶)当时风靡了日本,所以当时来日本的留学生都想方设法的(在大陆还不好买)带这玩意儿来东京,期望卖掉后能赚点学费~生活费,但初到东京“两眼一抹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卖给谁?於是这时我们哥三就开始粉墨登场啦!这笔生意的利润高的惊人!

当时李涌认识一名叫“高桥“的日本鬼子,这老鬼子是干建筑工程的(带有黑社会性质)为了显示“爷儿们“气质,高桥非常希望能在胸前,以及胳膊大腿上都长满体毛,他询问李涌“101毛发再生精“是否可行?李涌当时就敏感的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於是他对我说咱们去跟高桥“暴砍一通“,拿下他这单生意!谁承想这“老鬼子“也把这当做了一笔生意,他的需求量很大,并愿意提前支付一大笔预付款!

这就相当於有人把筷子碗都送到了你手里,要是不会吃那不就成傻小子了吗!再者说这送到了嘴边的肉~岂有不吃的道理!在心花怒放的同时,我也明确的告诉高桥,你要的这个药,我们会千方百计去为你寻找,但至於效果如何?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所以没有能力保证,这点你要考虑清楚!不过根据说明书的介绍与社会的需求来看,效果应该是可以的,我想“101“即然能够使秃顶长毛,那应该也能让胸毛发芽!

这第二呢:我想你也知道:这个“101毛发再生精“,即使在中国也很难买到,否则你也不会找我们,所以价格不便宜!高桥非常豪爽的说“请刘君出价“?我随口就开出了一个高价,谁承想:高桥这老鬼子他连“磕巴都没打“就一口答应下来啦,此时:我在心中那叫一个后悔~“出价还是低啦“!走出“居酒屋“后:李涌,焦胖子都为我没有能再狠狠的宰高桥一刀而责怪我,大家都批评我~太心慈手软啦!

从那天开始~我们就去各校发布“收购信息“,这破玩意儿在大陆卖的还挺贵,每瓶竞然要36美元,我发觉中国官府宰杀起老外来,那也是心狠手辣~下手一点都不帶哆嗦的!我们以50美元的价格收购,这样我们每天差不多都有6~7万日元的纯利润,有时能达到10余万日元,财富的积累~有时就像吹气球一样迅速的就膨涨起来了,就或许就是人们说的“情场失意,赌场得意“~甘蔗没有两头甜!

(四)法务省入管局~你太了不起啦!

真正完成从小草鸡~到凤凰的转变,那还是从签证的转换开始的!由於我在日本入境时是学生签证的身份,所以加入到株式会社去工作,这就需要获得法务省入管局的批准,本来福原社长亲自做我的保证人,再加上大名鼎鼎的“资生堂“是如雷贯耳(全日最大的化妆品公司)仅凭此两项:“入管局“是百分百的批准,连磕巴都不会打!

然而日本人办起事来却非常严谨,在陪同我去“法务省入管局“之前,社长的秘书大岛君还连夜准备好了“聘用合同书“,以及聘用理由,年薪待遇,职务安排等等材料一应俱全(真可谓是不打无准备之仗)!在人际关系这点上日本与中国有许多相似之处,只不过日本人的服从精神比中国人强多啦!为保险起见大岛秘书还以社长的名义给一位政务官拨去电话、、、见到这阵势,我有点为自己的日语表达能力担忧,此时在日本“三井“株式会社工作的小智表示愿陪我一同前往、、、、、

第二天上午我们乘坐社长的豪华座驾前往法务省,这时“入管局“的官员已经获悉,二位官员站在门口迎候,几乎与此同时政务官秘书的座驾也同时到达(日本人的守时程度真的令人惊讶)这个阵势真的完全出乎我的想象,也出乎了小智的想象,在向会客室走去的路上这小子不知是“酸葡萄心理“?还是真诚祝贺?他悄悄地对我说道“行啊臭刘,你丫金光灿烂呀,这下子你们班那个夹着影集“嗅密“的啥演员?绝对“虾咪啦“!你小子如今变成了“大白马“,那演员就成了一个拉磨的“小毛驴“啦!哥们今后可就是“蜜蜂“级别的啦,万花丛中、、、啊!去你大爷的严肃点,我义正词严的制止道!

在法务省的会客室里“入管局“的4位官员非常客气,其中有位官员看着我的履历,似乎是很随意的问了我一句:“刘君在这个政府职能部门,担任过什么职务“?官员所指的是我们那个“景区管理处“,我一时还不知该怎样用日语来回答,正在肚子里“辟里啪啦“的措辞,小智见状立马替我回答道:“处长,处长,他担任过处长“!

在日本政府或企业的职务中:有社长,次长,课长,部长等职称,但是没有“处长“这个职务,对此:这个官员不知该如何理解?於是他便换了一个提问方式:“刘君在中国时有多少部下“?我想在国内“处级单位“那是县团级!一个县团级的企业里有个几千人那太正常啦!县太爷管辖的地区若只是几十万人口~那都叫小县!於是我“还挺悠着“的回答道“我们处有百十号人“,谁承想几位“入管理局“的官员闻听后,几乎不约而同的说“矮拉椅内!矮拉椅内“!那意思是说~你这么年轻,就能领导这么多部下,你真太了不起啦!太伟大啦!后来小智添油加醋的一扩散,这段子就传播开啦!

(五)饺子不见啦!

光阴似箭转眼间就到了89年的春节,那时候日本人发明了一种名叫“卡拉OK“的玩意!这是一种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玩意儿,当时这种自娱自乐的形式还没有扩散到中国,大年三十的那天, 做为欢度春节的场所我们包下了新宿的一家卡拉OK,小智他本着“毁人不倦“的精神,摆出一付无限豪情胸中装的样子,大大咧咧的拿起麦克就声嘶力竭的嚎起来了,那份畅快劲~就跟隔壁骚妞叫床似的!

后来根据群众的要求,兄弟我也献唱了一首“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在此之前:哥们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嗓子是如此了得!唱完之后有好几个妞像“鲜花见到了牛粪“一样,颤抖激动的说道~唱的简直太好听啦!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外赤子?看到这无限亲切而又温馨的场景,小智他咬舌自尽的心都有了!为了哥们我不唱啦!

傍晚时分骚妞把饺子馅,幹面棍,煮饭锅都搬来了,大家热火朝天的包起了饺子!这个春节对许多人而言都是第一次,为此兄弟还作了小诗一首:农历三十团圆年,嫦娥翩舞又一年,佳节至乡愁添,浪迹天涯付孤眠!我老婆见了肯定特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