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的伟大理想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妈的伟大理想》

         我妈是小学教师, 我想她应该是热爱自己的职业的,  因为她在学校里的人缘很好。

        一个不爱本职工作的人, 不会招人喜爱, 会抱怨多多, 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肯定也会跟着不快, 忧愁是会传染的。

        所以既然我妈这么受欢迎, 那么我相信她是喜欢教师这份工作的。而且记忆中, 她好像也从来没有请病假, 也许是不可能, 她是班主任, 语文数学全教。不上班要找代课老师, 那个年代不好找, 工资都一样, 没有加班费, 除非万不得已, 没有谁愿意多上课的。

        记得最后一年我妈生病住院, 她以前的同事全来探視, 八、九个女老师挤在一起叽叽喳喳的。等她们离开后, 隔壁病床一位陪床的男人禁不住问了一句, “侬是洪老师吧, 我是某某小学的, 我认得侬的”。

         这就是桃李满天下的快乐。

         以前我们都说教师是个崇高的职业, 是在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培养接班人。小时候我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想的, 后来上了中学, 特别是76年以后, 我经常听她提起, 要是能整天待在家里烧饭做家务多好啊。

        尤其是在我祖母从日本回国探亲后, 我妈每每说起日本, 那里的妇女不用上班做事, 就是一脸的羡慕。

       对, 我妈的伟大理想就是, 做一名全职的家庭主妇。

        那个年代, 全中国的女人都必须上班工作, 妇女能撑起半边天, 妇女也必须撑起半边天, 实在是一个家庭光靠男人工作, 是撑不住的。

       我们同学的母亲们全是有工作的。假如有同学的母亲没有工作, 那么他家一定是一贫如洗, 没有人会是自愿在家的。

        很多街道为了解决妇女就业问题, 办起了街道工厂。我们小区后来建了两幢带独立厨房的新工房, 我家分到的一幢全是居民楼, 旁边的一幢下面就建了一个街道纺织厂。

         街道工厂的工资比正式工低了很多, 但大家还是趋之若鹜, 总比待在家里好, 钱少一点至少可以弥补些家用。

         所以, 我记忆中上海的家, 总是伴着一阵“咕隆隆、踏踏沓”的声音, 一年四季无休, 除了过年的几天。

         比起街道工厂, 事业单位的待遇就高, 而学校不仅是事业单位, 且有暑假和寒假, 真可算得上一份美差。那时的中国, 一星期工作六天, 全年没有假期, 妇女们真的是很辛苦。

         下班回家, 拎着菜蓝子上市场, 然后洗菜做饭。也没有洗衣机、洗碗机, 冬天冷水洗衣服就是受罪。

        没有吸尘器不打紧, 上海的房子都小, 亭子间、阁子楼, 用不上, 但地板还是要拖的, 拖把是用一根实心木绑着旧布条扎的, 浸水后又沉又重。后来我妈出国, 对我家的塑料拖把爱不释手, 又轻又干净。

         我妈那一代的妇女, 工作之外又要做家务, 真是不容易, 也难怪我妈很向往纯粹的家庭主妇生活。

         五一劳动节那天, 群里很多同学发了节日祝贺。大家都事业有成, 相比他们, 我自惭形愧, 年过半百, 就一家庭主妇而已。

         不过, 至少我妈的伟大理想, 由我实现了, 这也是值得庆贺的。

雁东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我们父母的那一代真是太不容易了
雁东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谢谢夸奖
雁东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只有全职妈妈自己知道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确实那时工资低,一个人工作无法养家,一周也只有一天休息!
但城里人或有工作的家庭要比农村的人生活水平要高几个档次:
农村人没有周末,我父亲时常羡慕人家城里人一周可以休息一天!
那时候城里人工资低,但比大多农村人收入高很多,那时候我们村基本是劳动一天,一个“公分”,每个公分年底结账时基本徘徊在一毛到一毛五分钱!我父亲说,自从“入社,成立人民公社”,我们家从来没有分到过一分钱,年年“超支”!
至于那时候农村人做父母的辛苦,说起来都是泪! 等退休后慢慢回忆吧!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至少我妈的伟大理想, 由我实现了, 这也是值得庆贺的。“
最后以幽默结尾,确实写的很好!
雪狗2014 发表评论于
全职妈妈很辛苦
雁东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谢谢夸奖
dong140 发表评论于
虽然是平常人的愿望,写得还很幽默。点赞
雁东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热门博主的夸奖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