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求职记(6)内鬼捣乱

喜欢看故事,喜欢听故事,喜欢讲故事,喜欢分享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六)内鬼捣乱

  

话说就在A公司联系我的第二天,B公司也找上门来了。这让我感觉那个爽啊。那会儿我觉得自己就是块儿热气腾腾的香饽饽,人见人爱,人见人抢,真有些灼手可热的味道。

 

B公司是个职业猎头公司,由一帮猎头组成。他们以把专业人才推销给需要用人的公司为他们的生计。B公司在全国各大城市都设有分公司。B公司华盛顿分公司的一个小头头, 名叫戴维,给我打电话说,有一个C公司需要我这样的人才。但在他把我推销给C公司之前,需要给我包装一下。比如帮我把简历潤色一下,给我介绍一下和C公司面试的注意事项等等。他邀请我到他们公司去和他的另外两个小组成员见见面,他的一个小组三个人共同负责推销我。

 

我在电话中问他:其他的猎头公司从来都不需要见面,一切手续通过电话和互联网就办了。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见我呢?

 

他说:这正是我们B公司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对你是负责的。我们要让你以最好的状态呈现在用人单位面前,只有这样你被C公司雇用的成功率才会高。

 

我又直截了当地问他,你们为我做这些服务,要收我的钱吗?

 

他回答说,你是我们推销的商品,在交易中,商品是不用付钱的,买商品的C公司会付给我们佣金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答应和他们见面了。有这样的一个三人小组免费为我服务,何乐而不为?虽然被他赤裸裸地称为商品,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我也巴不得他们赶快把我当商品推销出去,而且价钱卖得越高越好。

 

于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我驱车赶往B公司的办公室。在华盛顿近郊阿灵顿的一片高层写字楼中,B公司所在的那幢矮矮的旧楼一点也不起眼。进去后才知道B公司只租了第一层当中的几间屋子。外表看上去,B公司的门面太一般了。我估计开这样的一个人贩子公司成本也不大。

 

前台的接待小姐是个胖胖的黑人姑娘, 像我这号儿的求职者她肯定见多了。

 

带简历了吗?请放这儿。她说,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白牙。

 

我乖乖地把简历放进了一个巨大的文件筐。里面已经有厚厚的一大摞各式各样,印刷精美的简历了。这些都是有待B公司推销的商品。

 

姓名?和谁约会的?她又慢条斯理地问。

 

我如实告知之后,她用内部电话把戴维叫了出来。

 

戴维是个眉清目秀的白人小伙子,一身西装领带,是个典型的小白领。他和我寒暄之后,就把 我请进了一间会议室。他手中拿着一份我的简历,一边看一边问了许多与我过去工作有关的问题。他几乎把我全部的回答都飞快地记在我的简历背面的空白页上了。 看上去很有专业素养。作为中间人,了解完卖方(本人)的情况后,他给我介绍了一下买方(C公司)的情况。

 

C公司是一个承包客户项目的小公司,和我的前公司很相似。C公司刚签下了一个项目,因为我搞的这个网酷的专业面很窄,市场上的供应和需求都不多。所以他极力想抓住这次机会,把我推销给C公司。此番话正合我意,说得我连连点头。

 

但他下面的话却叫我大吃一惊。他告诉我,在他向C公司推荐了我之后,C公司的项目经理,名叫法塔,居然通过内线向我的前公司了解了我的情况。得到的反馈是我的专业水平很好,但与客户打交道的经验不足。法塔想雇我,但又有点犹豫,因为我也是要被派到客户那里搞项目的。

 

戴维说:所以我请你亲自来这里,就是要向你面授机宜。他接着说:为了说服C公司,你要在你的简历中加入几个与客户打交道的成功实例和客户对你的好评。他还要马上打电话联系法塔,给我安排一个面试。因为法塔的办公室离这里很近,很可能一会儿就可以面试。他嘱咐我在面试中一定要向法塔强调我对付客户的成功经验,最好举几个例子。

 

在他去打电话之前,他把他的两名助手介绍给我,一个亚裔小伙和一个白人姑娘,让他们和我聊聊,互相了解一下。因为他们都有可能在将来打电话联系我。

 

这两人告诉我,他们都是刚入猎头这行的。因为在大学是学文科的,出来找工作不易,就来当人贩子了。但这碗饭现在也不好吃,竞争很激烈。肯出钱雇人的公司太少了,猎头太多了,大家都在抢生意。他们这些新手还在跟着戴维实习,根本竞争不过外面的老猎头们。他们都在唉叹,这金融海啸弄得我们都没活路了。

 

他们说的这些一点也不出乎我的意料。美国是典型的市场经济,这次的金融海啸把经济搞得大萧条,人们为了生存,也正是把各种竞争演化为最激烈的时候。

 

我一边等戴维给法塔打完电话回来,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俩个「雏猎头」唠唠叨叨地抱怨,一边想着如何在面试中吹嘘我的客户沟通经验。

 

戴维终于回来了。他说法塔今天没时间,只能以后再约了。

 

对于戴维给我的帮助,我衷心地向他表示了我的感谢之意,当然我也知道他帮助我的目的是想赚那份儿佣金。我和我的三人推销小组告别之后,就驱车返家了。

 

我一路上都在想,我前公司里的哪个人会告诉法塔说我缺乏客户经验呢?这样负面的评语会毁了我的一切求职努力呀!

 

我该怎样做才能找到这个人并堵住这个人的臭嘴呢?

 

我原以为把手机和电脑还给我前公司之后,我和前公司的瓜葛就一刀两断了,再也不会有任何联系了。可怎么偏偏出了这样的事?让我还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和我前公司打交道。

 

从戴维那儿回来后的第二天,我就给我的前经理,那个名叫肯特的家伙,打了个电话。我对他说,我在申请新工作填表时,一直都把他的名字填在我前工作单位的联系人一栏中。现在有人向我的潜在新雇主提供了有关我的负面消息,这种行为是非常不对的。如果是他干的,应立刻停止。如果不是他干的,他也有责任找出是谁干的,并保证以后不再发生这类事情。

 

肯特听了我的愤怒抱怨之后大吃一惊。他首先保证绝不是他说了我的负面消息,让我不要迁怒于他。他还要马上和人事部经理雅典娜联手调查此事,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为了撇清将来可能的干系,他还让我在申请新单位时把他的名字换成人事部经理雅典娜的名字。因为公司的政策是只有人事部经理有权向外面提供前员工的情况。任何人向外面说前员工的负面消息都要受到纪律处分。

 

我一面听着肯特在电话里一连串地说对不起(SORRY,为出现这样的事情向我报歉,一面想像着这个一米九多的大个子觉得自己被冤枉了,替人受过的表情。

 

肯特说他不愿意背这个黑锅,他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谁说的。他小心翼翼地问我能否告诉他那个新公司的名字,这样他可以调查公司内部里面谁和那个公司有联系,有利于发现线索,有助于调查工作。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C公司的真名告诉他了。因为我在心里已对去C公司工作不抱什么希望了。如果能查出来是谁说的,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对我将来找工作还是去掉了一个潜在的祸害。

 

我在电话里大声抱怨,就是要给肯特一些压力,不然谁替我查呀?肯特是几个月前刚提拔起来的经理,仍在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劲头上,办事很认真。他还是个体育迷,尤其酷爱游泳。现在仍然每星期去游泳馆训练四次。他告诉我說,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他每天都看电视到深夜。游泳比赛更是一场不落地从头看到尾。他是奥运会八金游泳神童菲尔普斯的超级粉丝,对菲尔普斯的点点滴滴都如数家珍。他知道北京的奥运游泳馆水立方风水好,几乎全部的世界记录都在水立方里被打破了。所以他心里的一大愿望就是到北京去旅游,在水立方里打破他自己各种游泳姿势的最好成绩。

 

为此他没少向我打听北京的人文地理和风土人情。咱这北京人自然是尽可能地满足他的好奇心喽。但我听说奥运会后的水立方已经被改造了,风水全都变了,他打破自己记录的愿望恐怕很难实现了。我现在对他破自己记录的事儿兴趣不大,但他如果能查出说我坏话的人,也算对得起我和他那点儿交情。

 

打完电话,我感觉出了口气。但对肯特所允若的调查结果,说实话,我没报太大希望。如果没有当场的录音,有谁说完了别人的坏话还会自己承认的?除非他是个傻子。

 

下午的时候,肯特和人事部经理雅典娜,一同给我打来电话。当初就是这两个人联手把我炒了鱿鱼的。

 

这次电话所谈的事情,还真是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意料。他们向我传达了他们的调查结果和解决方案。经调查,最有可能向C公司提供有关我负面消息的人是原公司民用项目部销售经理马法。马法是我前公司唯一和C公司有业务联系的人。他和C公司的一个经理法塔是表兄弟。马法已经辞职了。由于马法已经离开了公司,他们无法执行纪律处分了。

 

噢,我想起来了。马法长得像个中东人,但是个本地出生的老美。他在我被炒鱿鱼的一个星期之前辞职了。人们都说他是由于业绩太差,拿不到民用项目,继而拿不到佣金而走人的。销售人员是靠拿佣金过日子的。市场好时,他们挣得很多。在这金融海啸时期,他们揽不来足够的民用项目,不仅他们没钱挣,连我也跟着被炒鱿鱼。我是个搞技术的,在客户沟通技巧上当然没法和他这个搞销售的比。以他之长比我之短,有失公平。

 

怎么这么巧,法塔和马法竟然是表兄弟!还都让我碰上了。我没有把C公司经理法塔的名字告诉肯特,他们能调查出法塔和马法是表兄弟,说明他们还真是下了功夫的。

 

至于解决方案,雅典娜建议说,今后我申请工作时如果再填表,一律用她的名字做公司的联系人。她保证只有在接到对方公司正式书面请求时,才会向对方提供我的信息。而且她只提供两点信息,职称和工作的起止时间。除此之外,什么信息都不提供。

 

他俩人还一个劲儿地对出现这样的事情向我表示抱歉,并保证今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听完他们的解释之后,我心里也踏实了。反正我是不去C公司了,马法呀,法塔呀,就滚它一边去吧。只要今后没人再拆我的墙角就行了。这时候我也决定见好就收了。我表示接受他们的调查结果,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了。

 

放下电话之后,我心中对这俩人的怨气小了很多。当初他们炒我鱿鱼的时候,我虽知道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但心里总有些耿耿于怀。

 

可说实话,我十分欣赏他们这种认真的工作态度。刚才在电话里听着雅典娜反复地和我说对不起(SORRY,使我想起了这位公司管家大嫂的样子,还回忆起我刚进公司时的一件事。

 

那是我第一次出差,需要办一个公司的运通信用卡(CORPORATE AMERICAN EXPRESS)。出差时租车,住旅馆刷这个卡付账,既不用预先支领差旅费,回来报销也很方便。

 

我那天上午填完信用卡申请表后,问雅典娜:公司让我明天飞罗德岛的普罗维顿斯,今天办运通信用卡还来得及吗?,她说她一定会在我出发之前办好。她恐怕当天万一拿不到卡,连运通公司的特快加急服务都不敢用,亲自开车到运通公司的服务点去把我的公司运通信用卡取回来,在下班之前交给了我。

 

这些普普通通的美国劳动人民,和我一样都是打工的,也要保住自己的饭碗呀。他们认真地炒我鱿鱼,因为那是他们的工作。他们认真地调查马法违反公司纪律的事,也同样是为了工作。我不应对他们出面炒我鱿鱼有什么个人恩怨,要怨就还怨这金融海啸吧。

 

C公司求职失败是由于被人谗言,但它也是坏事变好事,发现了隐患,堵住了漏洞。我不再有后顾之忧了。

 

D公司是我最想去工作的一家公司。它是一家搞互联网服务的公司,规模很大,业务稳定。它的总部距离我家很近,开车只要十几分钟。最凑巧的是它正在找一个「网酷」的工程师,完全对我的路子。所以我做足了功课,削尖了脑袋想在D公司里面谋个职位。

 

难道D公司这个为我量身打造的职位还能跑出我的手心吗?

 

待续

 

 
冲浪潜水员 发表评论于
您的经历太精彩了!

内鬼已经有了,下面还会有卧底吗?
林黑贝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wenxueOp' 的评论 :
谢谢关注和留言。
林黑贝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留言和鼓励。
wenxueOp 发表评论于
多谢分享!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谢谢分享你的求职经历。好文,内容丰富,有条有理,非常流畅。
林黑贝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随易' 的评论 :
失业期间确实是人生低谷,这篇文章还是记录了我的一段低谷,后来回头看看,感慨万分。有工作的时候,天天上班很平淡无奇,没什么可记录的,什么也没写。回头也没什么可看的,没什么可感慨的。所以低谷也是一段丰富的人生经历。谢谢留言!
林黑贝0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haohao88' 的评论 :
谢谢跟读和鼓励!
随易 发表评论于
你真的很棒!用诙谐流畅的语言写出了一个比较沉重的话题。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也许不能完全理解那种沮丧的心情和无助。 好在你已经走出了低谷,祝福你!
haohao88 发表评论于
精彩,文笔很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