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娘子説故事

旅美華人,說故事,發感慨,学歪嘴和尚念幾句正經。
博文
(2021-05-01 20:29:23)
感觉流 邱明   从前,应该是20世纪80年代前后,凡是文人都谈“意识流”,我当时虽然混入作家队伍,也不时得个小奖什么的,可是悟性太差。读了许多被称为“意识流”的作品,竟体会不出什么是“意识流”,所以,人前缄口,只剩下点头如捣蒜了。幸亏我历来是以“怯场”闻名的,不讲话,也没有人觉得我没学问。谢天谢地! 最近,对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5-01 20:28:20)
当今男人吃软饭挺时髦 邱明 老公失业两年半了,开始还做模做样上课,学习就业技能,还上网找工作,屢屢碰壁之後,極度詛喪。   常常會問:“你説,我是不是一個loser?“   一個男人這樣問自己的老婆,内心該有多沮喪啊!鬥志全無、擔當盡失,后来就只剩下蒙头大睡和要求做爱了,再后来就开始找碴吵架发脾气了。   终于有一天,提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1-04-05 21:46:46)
妈妈要邱明  当了妈妈之后,才知道,当女儿、当姐妹和当妈妈真的不一样。  我女儿很小,出生时五斤不到。刚刚出院没有满月,就频频去看医生。  护士嚷着说:“快来看看这个小不点!”  我常常担心这个孩子养不活,上幼儿园的时候,每个星期都发烧,总要去看医生。打针、输液、吃药……就是她的童年。我带着孩子,觉得她好可怜,小小年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3-31 00:39:02)
说说“葬”这回事邱明  清明节,有人约稿,我实在不知道该写什么,对逝者的怀念写的不少了。  我特别想说一说“葬”这回事,但是似乎不讨喜,索性不投稿了,自己理一理自己的想法吧。  原来我要说“葬”,只是一个理念,但研究下来,发现其实“葬”这件事,非常复杂。  我们家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不保留骨灰。我的母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1-03-18 00:07:13)
温馨港湾里的风暴邱明  家是心灵的港湾,感情的归宿,灵魂的延续,依靠的肩膀。是充满了爱的地方,是人生的起点和终点,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它应该是很温暖很温馨,给人带来心灵的慰籍。  它本不应该与“暴力”连在一起,但是偏偏自古以来,这里就是发生暴力最多的地方,甚至其频繁、普遍超过面对仇敌,尽管是针对无力反抗的“亲人”。  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2-19 13:59:21)
来世不需寻
邱明你在那边还好吗?
可曾学会浪漫和幽默?
来世不要生在二月十三日
注定与情人节无缘
一世不解小撒娇的风韵你说
天堂路阔
撒满鲜花
铺满彩霞
和美到无聊的天籁之音
挤满了采撷花朵
拥抱音符
寻找逝去爱情的魂灵
无处寻你
来世的亲人我说
不需阔不用花
撒满27年你的唠叨和抱怨
那些唠叨我一片片拾起
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11 20:24:25)
生命(短篇小说)邱明  这是6990年,这一天5000岁的子茹(恕我不描写人物的容貌了,因为经过五千年的调整,每个人都是年轻貌美的),一回到家就看到丈夫5005岁的眉间,捧着一个蛋糕对她说:  “5000岁生日快乐!”  子茹撇了撇嘴说:  “5000岁和30岁、1万岁有什么区别吗?过什么生日啊?亏你5000年了还记得!”  眉间说:  “不是我记得,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10-21 19:26:10)
无秋之秋邱明九月该秋了百度以上酷热枝头果子青涩看不见收获秋迟到或许迷路了季节似乎也禁足着只有月光依旧清冷出门的路青草茂盛枫树叶子忘了变色月圆的中秋人们在云端团聚忙坏了嫦娥悟空的云路也被堵塞院子里玫瑰春花般绽放它们都没有褪去美丽的衣裳让悲秋的诗句梗在喉间心不沉醉于忧虑和悲伤有人来访亦称幻想高处云雀在歌唱留住夏日的阳光端一盘高空的白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9-29 20:54:57)
废了作者 邱明  洛杉矶是一个铺展在沙漠中的地方,也是一个轮子上的城市,人们待在轮子上的时间,多过待在自己的脚上的时间。没有城墙,只有一条条高速公路贯穿其中,“封城”是封不了的,所以禁足了。  禁足之初,多数人有一种窃喜,不用干活还有钱拿,而且比上班拿得还多,一身睡衣永远不用换下来,当老板的便慌了,闲下来就意味着坐吃山空。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9-29 19:07:51)
小如世界作者邱明独自于室何别于庭院何别于市集何别于世界性灵需要平复唯有自然可解出门户或无山水之间亦处情缘之中立庭院聆听树木沙沙无异山林仰视星空此心也空无人之呼吸更为自由无心境可纾愈加酣畅来自星辰便归于星辰生命不过是一场他乡过客的旅程如空旷的当下如小世界的脚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