驿动的心

本来只是给国内亲友写点东西,不想屡屡被封,既然已写了,找个地方与同好同赏。
博文
文革一开始就要砸烂公检法,所以文革期间整个公安部门相对来说出于一种弱势地位。当然,公检法从来没有完全失去作用,只是相对于其它时代权力弱化。就像前面提到过的,文革初期北京红卫兵到处打死人,当遇到一位小业主不堪受辱,奋起反抗,打跑了作乱的红卫兵。这个时候公安机关出手了,将小业主抓来枪毙了。但总体而言,当时公安机关在生活中的存在感较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5-05 20:05:43)

春天的花季转瞬即逝,但其魅力在于不断又有新的花卉加入。杜鹃逐渐凋谢,但现在紫藤正好。所以又来到了上次看郁金香的花园,观赏紫藤。紫藤花并不艳丽,但胜在其独特性。下垂的紫藤带给人无穷的想象空间,所以成为小资人们的最爱。当然长在自然界的紫藤没有那么可爱,可是经过人为的布置,就将紫藤的魅力充分地发挥出来了。除了紫藤,还有这种白藤。这个公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期间青年人惹是生非的非常多。走在大街上,随时都可以看见年轻人或者半大小子在街上打架斗殴。一般对于这种打架斗殴,旁人都是尽量避开,免得惹上麻烦。当然,他们一般也不会找行人的麻烦。纯粹就是荷尔蒙过剩无处发泄,但这些年轻人一般还是有眼力,不会去招惹惹不起的人。从我今天的眼光看来,这些青年之所以在街头惹是生非无非是以下几个原因:一是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5-02 19:40:17)

以前多次提到的杜鹃山上的杜鹃花现在已经全面盛开,满山遍野都是各种颜色和形状的杜鹃花。距我初略一看,应该不下50个品种。最是一年春好处,如此盛景,难得一见。不过也是人潮汹涌,主要是停车位不好找。匆忙之中拍了一些照片,与大家共赏。如果住在DC附近,还是最好自己亲眼目睹,可以断言我之所言不虚。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最近赵婷获得奥斯卡奖成为华人圈内的热点。对于今天的奥斯卡我已经完全没有兴趣,所以谁得奖我完全不关注。但因为赵婷得奖,有人扒出她和宋丹丹的关系,我就想起了一些关于宋丹丹的八卦,而这些八卦我从来没有看见网上炒过,所以今天给大家来点绝对新鲜爆料。宋丹丹现在是以喜剧小品出名,但当初出道之时却是以清纯少女形象出名。那是一部电视连续剧《寻找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我们小时候住的院子其实说不上大院,只有一栋二层楼房在一个院里。院里空地很多,杂草丛生,所以蚊子苍蝇很多。其实不光我们院里是这样,当时基本上到处蚊子苍蝇都不少。南方夏天天气很热,当时又没有降温设备。不要说空调,就是电风扇,也是文革后才大量生产,多数人才能够买到。所以当时人们夏夜都在外面乘凉,多数人还在露天搭上一个竹床,在室外睡觉,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还有就是社会上很多年轻人因为没有出路,已经开始反叛了。因为时代的原因,我当时和这些年轻人没有什么接触。绝大多数年轻人当时都下乡了。我回想了一下当时的邻居,其实有不少年轻人,但除了一位在工厂上班以外,其余的全部都下乡了。就像我家隔壁的出身民国名门的老先生,我前面提到过他文革期间从来不与任何人打招呼,每天到家就紧闭门户。他家小儿子就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虽然文革之中表面上看起来全国都是一个声音,但人们的不满在暗地里慢慢聚集,这种不满最后爆发出来,直接导致了文革的结束。虽然当时大家明面上不敢表达不同意见,但好朋友之间私下里聚在一起就会发很多议论。家父有一批以前的同事反右时一起遭难,下放在不同单位。他们有时候聚在一起就会谈论一些国是。因为当时住房条件都很差,小孩子也没地方去。我从小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小时候虽然条件比较差,但有时学校也会组织一些外出的活动,比如春游之类的。在我们那个年代自然不可能去什么远方,都是在附近郊区走走,就算一次出游了。不过每次出去还是很兴奋的,一是可以到外面去撒野,还有总要买点什么吃的东西带着,小孩子总觉得买来的东西好吃。我印象中还记得有过两次春游的经历。第一次是去郊区,当时比较小,就买了几个当时饭店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前面谈到马振扶中学事件时,好多网友将之与黄帅混为一谈,但实际上完全是两件不同的事。黄帅是北京的小学生,应该比我稍大一点。黄帅日记事件比马振扶中学事件要晚一些。我印象中记得她后来与我同一年上的大学。 事情的详细经过我记不太清楚了。反正就是黄帅应该是与老师有了冲突,然后写了不少日记,表达对老师教学方法,或者路线问题的不满。后来报上发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
[尾页]